想学习那是不可能的了,他只是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,家里人一直说他没用成不了大事,呵……他本来就不想干大事儿,他早就给自己定好了人生方向,他要找一个厉害的媳妇儿,前半生靠老子,中间靠媳妇儿,后半生靠儿子,这样的人生,才堪称完美。

  “妈,你尽快帮我办,这可是关系到你儿子一生的大事!”熊壮壮看着熊妈妈,特别认真的说道。

  呃……其实也不是那么严重!熊妈妈看着儿子第一次这么重视学习,生怕才有压力,可又怕打击儿子的积极性,到底还是把这句话吞了回去。

  与寒门子第而言,高考确实是一条捷径,一个好大学,可以改变他们的人生,而对他们这些人家来说,一个好大学不过是锦上添花的事儿。

  当然,儿子积极向上还是非常好的,以前那般,实在是太混了。

  “儿子,这事情咱们不能急,你看,这学期眼看着就要结束了,不如等下个学期再办转学的事情?”熊妈妈好声好气的跟着儿子商量,一中是好,可也就还有一个来月就放假了,实在没必要……

  “妈,我不,我下星期一就要去一中!”

  一个月,一个月能发生多少事儿?谁知道,这期间,宁祈那个病秧子会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?他要在一中看着,万不能让宁祈那个病秧子祸害了他看重的人。

  “下周一?”熊妈妈有些呆,今儿个周六,下周一不就是后天吗?转学这种事情,哪里有这么容易?尤其,熊妈妈撇了一眼自己的儿子,那成绩实在是让人不忍直视,而一中,又是凭实力说话的学校,想要把儿子塞进去,不动关系是不可能的,就算动用关系,也没那么快呀!

  “妈,这事儿你可一定要帮我办好了,你记住,这真的关乎你儿子的一生!”说完,确定他妈不会忘了,这才安心的回房间了,嗯,他得好好收拾收拾。

  熊妈妈看着兴致盎然的儿子,就忍不住一阵头疼,她家男人,最不喜欢以权压人,要是知道她又顶着他的名头在外面做事,铁定又要大发雷霆了。

  与此同时,韦家也热闹的厉害。

  自觉被羞辱了的韦婧婧一路哭到家里,到家里不仅没消停,反而哭闹的更厉害。

  韦夫人心疼女儿,坐在旁边,一边劝着一边问着,问谁欺负她闺女了。

  不问还好,这一问,韦婧婧就跟被点着的炮仗一样,直接就炸了。

  “还不是因为你?你怎么跟我说的?你不是说凌可期已经答应了我和宁祈的婚事吗?如果你不这么说,我今天怎么会被羞辱?”韦婧婧扯着嗓子声音嘶哑的喊道。

  一想起宁祈的态度,韦婧婧就难受的厉害,没有一个女孩愿意听别人说自己丑的,尤其这个别人还是自己心仪的人,韦婧婧就觉得自己受到了双重的伤害。

  “凌可期是怎么说的呀!”韦夫人皱了皱眉,疑惑地说道,“难道她变卦了?她那天明明说去跟宁老夫人商量一下,就把你们的事情定下来,后来……”

  “后来什么?”韦婧婧追问。

  “……”韦夫人有些心虚,后来她又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她觉得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,也就没再追问,“后来凌可期忙得不见人影,我就想着等她空了再好好谈……”

  不敢把真话告诉女儿,如果女儿更加生气,就捡了能说的说了。

  “她有不忙的时候吗?”韦婧婧又不是傻的,再加上,这会儿她本来就把她妈妈当成了出气筒,这人是她妈妈说什么错什么。“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能忘了?你可真是我的好妈妈?呜呜呜……你怎么就不盼着我好呢!呜呜呜……你要是真心疼我,怎么就不把这件事情解决好?”

  韦妈妈被韦婧婧说的脸色发白,这怎么就怪她了?她这一辈子就三个孩子,最疼最宠的也就是这个女儿,每天算计来算计去不都是为了她?现在倒好,她是一点好处都没落到了?

  躲在房间里面的韦蔓蔓,听着她们的哭闹争吵,也没有要出去看一看的意思,在这个家里,她本来就是个透明人,想要什么,不用眼泪根本要不到,所以,也就养成了她动不动就哭的性子,谁不喜欢做一个娇蛮的女孩,因为只有宠着惯着才能养成娇蛮的个性,否则,娇给谁看?蛮了谁纵?

  在她出生一年之后,计划生育就特别严,偏她妈又怀孕了,躲躲藏藏偷偷摸摸好不容易生下来韦婧婧,为了老爸的仕途,就把刚出生的韦婧婧放在乡下亲戚家养着,然后,她妈就觉得自己亏欠了韦婧婧,认为让她在乡下受苦,却从来没有想过,那个时候的她,也不过才两三岁,爹忙娘不管,因为她才是这个家里最可怜的人。

  呵……继续沉沦吧。

  韦蔓蔓巴不得韦婧婧越陷越深,得不到,只会让韦婧婧痛苦不甘,说不定,还会做出什么自找死路的事儿!得到了,那又能有什么好下场?宁祈长得再好看又如何?到底改变不了他是短命鬼的事实,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,能给韦婧婧什么幸福?

  看吧看吧,现在就哭了,可这才哪到哪呀?痛苦的日子还在后面呢!

  韦蔓蔓对自己的这个小妹还是非常了解的,她要是不作死那才奇怪了。

  屋里,韦蔓蔓笑得无声却畅快淋漓,屋外,韦夫人压下心中的难过一个进来的劝导着女儿。

  “乖了,你先别哭,我打个电话跟你凌阿姨问一问,看看她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!”韦夫人拍了拍女儿的肩膀,柔声的说道。

  韦婧婧听了,这才停了哭,瞪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妈妈,示意她快点打。

  韦夫人见状,无声的叹了一口气,这才任命的拿起电话,给凌可期去了电话,这还是那天她跟凌可期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要到的电话号码,要不然,平时还真不容易联系到她。

  “喂,可期啊,我是苏红,婧婧的妈妈呀!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御书屋书包网h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学霸,你家渣爷又犯病了,学霸,你家渣爷又犯病了最新章节,学霸,你家渣爷又犯病了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