逍遥在初唐 第六十三章 挚友

小说:逍遥在初唐 作者:半堕落的恶魔 更新时间:2019-06-25 03:14:48 源网站:新笔趣阁
  贺礼心下侧目,面上愣了一下后,还是成功绷住了,与众人分别见礼,笑着问郑十六:“十三郎,十六郎,你二位怎么来了?”

  郑十三笑道:“若不来,如何能亲见今日如此盛况?以志为盾,以笔为刀,真真听的人热血沸腾,从今而后,百无一用是书生之语可以歇矣。”

  一旁的郑十一和郑十六也连连点头,初次见面的郑十一略带羡慕的道:“以志为盾,以笔为刀,只此两句贺郎便足以名垂青史,光耀后世。”

  看,只是区区两句话,便显出郑氏堂兄弟俩儿的性情不同来。

  贺礼不以为意,有些话对有些人从不需要说,能懂的自然会懂,不懂的说再多也不会懂,没必要特意去说明标榜自己。

  “这位是……”

  “我与德规你引荐,这是吾家十一郎。十一郎,这是贺礼贺德规,我的挚友。”

  介绍了双方认识,贺礼拱手道:“十一郎过奖了,愧不敢当,若能为天下读书人略尽绵薄之力,则今日便不算枉费。”

  说着,给众人介绍才柴:“立禾快过来,十三郎、十六郎、顾郎,这是我的左膀右臂才柴,字立禾,多亏有他帮忙,我今日才能顺利成事。立禾,这是荥阳郑氏郑十一郎、十三郎、十六郎,这位是越州顾氏顾十郎,十三郎、十六郎与我是知交好友。”

  郑家几兄弟并顾十郎与才柴互相见了礼。轮到顾十郎,顾十郎未发一语,只动作优雅从容的回礼,才柴愣了一下,郑十三瞥贺礼一眼,看得贺礼莫名其妙,就听郑十三道:“我这表弟生来有口疾,无法言说,非是轻慢立禾你。”

  才柴恍然,南人素来生得较之北人清俊秀气,看这位顾十郎俊美无俦,举止风雅有度,不想竟有这等缺陷,心下不禁可惜,自不会为此觉得愤怒,好好地与顾十郎见了礼。

  贺礼却懂为啥郑十三看他那一眼了,脸上面无表情,心里只有一句吐槽——

  我特么真的信了你的邪了!

  说完,又问郑十三:“十三郎你今天看见江家大郎否?荥阳今日到底来了多少人?我怎么好似在人群中看见许多熟面孔?”

  天知道他正酝酿情绪演讲呢,突然看见熟面孔,情绪都差点垮了,还好他是经过大场面的人,及时的绷住了。

  郑十三与他做了这许久的朋友,已有些了解他,完全GET到了他这句话背后的意思,笑得厉害:“不止江家大郎,江大老爷及城里许多与你熟识之人皆来了,我虽知你所谋之事定然能成,但也想过来看看。”

  贺礼心中又是感动,又是无奈:“这么大老远的,真是劳大家费心了。不过,怎么只有你们过来,其他人呢?应当约着一起吃顿便饭才是。”

  郑十三道:“江大当家的说今日盛事,你这主事之人定然劳累忙碌,大家乡里乡亲的,有的是时候相聚,不急于一时,容你缓缓再说。我们几个却是依仗着与你熟识,耐不到别日便先过来了,如何?德规,今日之事,可浮一大白乎?”

  说到喝酒,贺礼本来一脸笑的,脸色立即就绿了,苦道:“还要喝酒啊?以茶代酒不成吗?”

  郑十三一看他的样子,就知道这人是又想起当日与程咬金喝酒后闹出的事情来了,笑得别有深意:“你说呢?”

  郑十六自也是清楚的,很善良的宽慰他道:“贺大你放心,咱们今日不喝土窟酒,既到了东都,自是要喝洛阳名满天下的金谷酒。”

  贺礼无奈摊手:“看来今日是逃不过了?”

  “盛世当前,自该庆贺,难道贺大你不想?”

  “想啊。虽不胜酒力,但挚友相邀,要为我祝贺,自该舍命陪君子。”

  贺礼自是拍着胸口应承,别人不懂他的心情,他自己却明白,他一个后世穿越来的灵魂,能于在陌生的时代有亲人,有朋友,开心欢乐之时有人能与之分享庆贺,是何其有幸之事。贺礼于交友上从不贪心,合则聚,不合则散,从不强求,并常怀感恩之心。

  众人找了一家食肆,比较无奈的是,食肆居然不卖酒,只卖吃的,同理,酒肆只卖酒,不卖吃食,这生意做的,也是叫人无语,好在不禁止从外面带酒水进来。

  贺礼与郑氏三兄弟说了一会儿话,郑十一问他:“今后贺郎欲做何行止?”

  贺礼道:“自是回荥阳去坐镇后方。”

  “洛阳城里的京城时报社便不管了?”

  “这里交由立禾主事便行,我以为,说一千道一万,京城时报社立足根本还是内容,只有做好内容,才能对得去我今日所说之言。”

  “何不搬到洛阳城里来?”

  郑十一提议,贺礼摇头:“不行,洛阳城在天下大势不定之前,安稳不了,人少了或可护住,但人一多,只怕就护持不了,不能明知危险还让人去送死。”

  郑十一昂然道:“欲成大事者,当不拘小节,为大义,牺牲一二又有何妨!”

  贺礼顿住,扭头看郑十一,面容严肃起来:“没有谁是应该牺牲的,死亡非儿戏,请不要轻视死亡。即便是大义,有方法之前,也该尽力保全,牺牲是在无法可想时最后的选择,而不是第一选择,郑郎所言,非我之道,我不赞同。”

  “贺郎这是妇人之仁。”

  郑十一不同意,当即驳斥道。贺礼不想与他争辩,只问他:“郑郎知道人死后会发生什么吗?”

  郑十一一顿,似是没想到贺礼会问这个问题,昂然道:“生者气聚,死者气散,聚散之间,天道常理。”

  时下的观念,并不畏死,视死如视生,对待死亡秉持的是顺其自然的生死观,自认死生有命,人人皆如此,并不值得恐惧。

  这是两人观念上的差异。贺礼淡然笑笑,道:“是天道常理,可是,就我来看,人死后我知道那些爱我们的人会怀念我们。”

  “咣当”——

  这话一出来,顾十郎手里的酒杯便掉了,一双眼睁得溜圆地看着贺礼,眼神灼灼。贺礼愣了一下,不明所以,郑十三咳嗽一声,轻声唤了一声:“十郎。”

  顾十郎立即朝贺礼抱拳,比了个继续说的手势,然后低头,怔怔地不知道什么去了。

  贺礼莫名,还是接着自己刚才的话道:“每个人背后,代表着一个家庭,我们秉正道做事,却没有资格视旁人的牺牲为理所当然,为大义殉道者固然可敬,然若能有办法保全,又何必去牺牲呢?或许是我天真吧,我希望每一个为大义行事之人,皆能得善终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请为家人、为亲朋珍惜己身,多加珍重。”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御书屋书包网h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逍遥在初唐,逍遥在初唐最新章节,逍遥在初唐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