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就是来自贵霜的使者?前来我这里所为何事?”看着下方态度恭敬的几人,郭嘉神色不变的喝了口酒,淡淡道。

  “禀大人,我等确是自贵霜而来,携带我国国书前来与大楚盟好。此次前来,一是为了拜见大人,二来,是对于此次两国盟交之事特意向大人请教一番。”贵霜使者道,目光微和,不敢直视郭嘉,态度恭谨之极。然而,其旁光扫过堂上郭嘉之时,心中却是暗赞一声:此人真不愧是大楚皇帝最为信任的内臣,虽表面浪荡,但样貌气质确实是潇洒不凡。

  这话要是让袁术知道了,心中肯定大为宽慰。要知道,郭嘉早先那可真是名副其实的浪荡,黄赌毒几乎全沾染,服五石散,浪荡花柳之地,吃喝玩乐,那本就单薄的身体被其糟蹋的简直不成样子。虽然看起来气质确是不凡,但实际上面色苍白、体虚气弱。刚来江东之时,袁术就让张仲景给他看了一下,当时就下了个定论,这货这么下去能活到四十就算高寿。

  这么长时间,经过张仲景和华佗两大神医的调理,郭嘉的身体这才逐步好转,恢复了健康,袁术为了这货也是费了不少的心思。

  在君主眼中,什么最重要?人才。

  千军易得良将难求,人才的重要自不用多说。袁术对于人才极为的渴求和看重,不仅注重下一代人才的培养,也包括对于现有人才的保护。

  有华佗和张仲景这俩医学大佬在,袁术给他们定了个小目标,将麾下的重要谋士以及武将的正常寿命延长到七十以上。有着这两大神医定期单独调理,再加上各种食补、药浴以及五禽戏,内外结合之下,换作一普通人都能变得体壮如牛,稍微训练一下成为个三流武将绰绰有余。袁术也不求他们上阵杀敌,但求他们多一些自保的能力,能多活个几年。

  “盟交?此事不难,尔大月氏原本就与我汉人为盟,只不过这数十年来断了联系罢了,冲你们的礼物,我自会在陛下面前美言一二。”郭嘉心中一动,面不改色道。

  一切正如他们当初所料,贵霜果然没有因为己方对身毒有所帮扶就和他们翻脸,反而前来求助。

  “禀大人,我贵霜与中原自古盟好,乃是友邻。现如今,我国无故遭受到了身毒的进犯,不得不奋起反抗,迎击敌寇。但敌国势大,我贵霜国弱,难以抵抗,因此,我国国王特意派我等前来向大楚寻求帮助,望大楚看在我国数百年为盟供奉的情面上,能够派出王师援助我等,讨伐身毒这等狼子野心、寻隙滋事之国。”贵霜使者跪倒在地目含泪光,语气沉痛道。

  “......”嘴角隐隐抽搐,郭嘉心中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  若是换做一不知情的汉臣,看到贵霜使者这可怜样,指不定心里一软还真会考虑一下呢,毕竟这也是进贡多年的“小弟”,怎么能不帮助一下。最起码贵霜比之偏远少联系的身毒要多亲的多,总不能偏帮外人吧。且不提出兵一事,一怒之下断掉与身毒的贸易往来和物资扶持,转而支援贵霜,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。

  但那是曾经大汉眼界太窄,认为除了大汉以外都是穷乡僻壤和弱国,对于贵霜安息这些国家没什么了解。甚至汉朝还一度认为乌孙才是西域霸主,贵霜和身毒都没听说过。当然有一段历史是如此,但早已成为了老黄历。

  如今大楚对于国外虎视眈眈,郭嘉可是很清楚贵霜和身毒是个什么情况。俩三个身毒绑起来都打不过贵霜,还装出一副被欺负的弱国嘴脸,堂堂一个帝国,真是一点节操都没有。当初那片地方本就是身毒的,在人家的立场上,那也算是收复失地、洗血国耻的正义之战,两边你来我往都打了几百年了,还说什么无故进犯。

  真以为大楚新立,对于你们的情况什么都不了解啊!我们早就盯上你们了。

  不得不说,贵霜使臣功课做得不错,这一套说辞有理有据,把自己的身份摆的也很低,若是曾经之汉臣听闻此言,必然会被挠到痒处,出手相帮。大汉最吃这一套了,既有大义,又有恭维,还表忠心,被这么一吹捧,就是明知被当冤大头大汉都心里透爽,不说出兵,起码会相助一二,以示上国风范。

  但只可惜,贵霜使臣不知道大楚上层如今的情况,还以为和以前一样对他们没有野心而且喜欢被捧臭脚呢。这番话对郭嘉说出来,根本是抛媚眼给瞎子看,白忙活一场,反而更加激起了郭嘉的警惕和反感,毕竟谁也不愿意被当傻子耍。

  “我大楚虽然国力强盛,兵甲数十万,但如今忙于北方之战,怕是陛下不愿理会这些小事。”既然对方飚演技,郭嘉自然也乐意陪对方玩玩,表面上微皱眉头道。

  “大人,身毒如今都已大军压境,我贵霜已是岌岌可危,还望上国能够念在两国数百年盟交之谊,相助一二啊!”贵霜使者面露悲戚之色,跪倒在地如杜鹃泣血一般道。

  “......”

  这场景好熟悉啊,大厅之内位列两旁的侍女心中齐道。几乎每个前来的使臣都会搞这么一出,他们都有些麻木了。眼前这还不算什么,之前还有几个狠的不仅哭出来眼泪,还捶足顿胸咳出来不少血,弄得她们这些侍女每次都得擦好几遍地,搞得大厅正中央那块地面明显比周围要光滑明亮不少。

  “贵使请起,我大楚并非不愿想帮,但现在实在抽不出人手来。不过...”郭嘉佯作无奈道。

  趴在地上的贵霜使者耳朵一动,哭声顿时一停,但依然趴在地上,不敢抬头。

  大楚如今的情况他起码也稍微知道些皮毛,自然明白大楚根本无法相助,且不提北方之敌,光是那上千里的距离就基本断绝派兵的可能。贵霜使者本就没打算让大楚出兵,只不过是漫天叫价坐地还钱,先抢占先机罢了。

  “我大楚虽然无法出兵,但却可以在其他地方相助贵国。不如这样,我大楚西部凉州和益州,有不少商队聚集于此,若是贵国愿意,我们会向陛下请命,给予贵国一定的物资扶持,并加大双方之间的商业贸易,毕竟我大楚地大物博、物埠民丰,多产丝绸、茶叶等,贵国稍一转手就可赚取不少钱财。”郭嘉道。

  “大人此言当真?听闻身毒也与上国加强了贸易,却不知我贵霜?”贵霜使者小心翼翼道。

  “这你自然放心,贵霜与我国数百年邦交,我主岂能不知?自然会偏向贵国,可是...”郭嘉道。

  “还请大人直言。”

  “我主生性喜爱奢华,偏爱奇珍异兽、奇淫巧技,之前身毒等国就是因为献上了不少奇珍才讨得陛下欢心,这才令陛下愿意相助。”郭嘉道。

  “我国也有不少奇珍巧匠,绝不会逊色于身毒,定能让陛下满意。”贵霜使者连忙道。开玩笑,他们贵霜就是二道贩子起家,占据着丝绸之路,南来北往、东西贸易,宝物之丰富绝对首屈一指,又岂是身毒能比的。

  “如此正好。不过因为身毒等国进献的奇珍太多,我国陛下如今的对之的喜爱似乎有些衰减,就算贵国能够献上大批奇珍,怕是也难以令陛下太过欣喜。”郭嘉故作难办道。

  “那该如何?”贵霜使者急忙问道。

  “嗯,我知道现如今陛下有一难处,若是贵国能够解决,定能使得陛下大喜。”郭嘉神秘兮兮道。

  贵霜使者连忙竖起耳朵,结果郭嘉却不说了,眼神飘忽的放在右手把玩着的礼单之上。沉默片刻后,见没了下文,再瞅瞅郭嘉的动作和表情,贵霜使者顿时了然,恭敬道:“大人,此次之礼不过是我国国王些许心意,之后还有大礼奉上。”

  郭嘉闻言,嘴角一咧,将右手的礼单轻轻放在桌上,笑道:“那怎么敢当啊!不过既然贵国国王如此盛情,嘉也不好推辞,那就谢谢贵国国王啦。”

  “大人之风采,我国国王仰慕已久,一直因为知己,区区些许礼物算什么,还请大人不要推辞。”贵霜使者脸上堆着笑道。

  “嗯。我之前不说了嘛,大楚之陛下一好奇珍,二好奢华,但却不看重黄白之物。近来陛下想要修建大批宫殿用以居住享乐,但是手下却缺少工匠和奴隶,想要证招百姓,朝中大臣却百般阻拦。若是贵国能够在贸易之时,以奴隶或巧匠来代替钱财用于交易,我国陛下定然会龙颜大悦。”郭嘉露出了狐狸尾巴,微笑道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御书屋书包网h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三国之我是袁术,三国之我是袁术最新章节,三国之我是袁术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