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颜宗干是完颜阿骨打的庶长子,可能继承了自己父亲的性格,他是一个很凶悍的人。

  与阿骨打不同的是,他的凶悍更多带着凶残。

  不仅对敌人凶残,对自己人也很凶残。

  所以,他的军队,一般都很残暴。

  金人作战彪悍,但是怕热。

  五月,从南边涌来的热空气,已经越过燕山,吹到了长城外。

  完颜宗干此时就光着膀子在萧水里泡着,不泡不行啊,太特么热了。

  其实才五月份的天气,这种温度,也不过是东京四月的天气,但对于常年生活在上京,甚至更北边的完颜宗干来说却是煎熬。

  不仅如此,在干燥的北边,饮水问题是大问题。

  选择萧水是不得已。

  至于这一带的地形,作为常年作战的老将,完颜宗干自然是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  如果宋军从南边五百米的高坡冲击下来,对军营会造成可怕的灾难。

  所以,完颜宗干早就在坡地上挖了一排又一排的坑,只要宋军敢来,他就敢把这支宋军杀得全军覆没。

  如是,完颜宗干才快快活活在水里泡着,岸边摆着美酒,还有好几个美女也下了水,陪着他。

  远方一骑快马飞奔而来,绕过了金军在山坡上布下的大批陷进,一层又一层的守卫给他让道。

  最后,他来到完颜宗干所在的河边,下了马单膝跪地道:“大王,有一支宋军正在向我军快速靠近,约有三万人,贼将姚雄挂帅!”

  完颜宗干一听,顿时哈哈大笑:“狗日的宋狗,来的正好,你爷爷已经等你们多日了!”

  “传令下去,全军严阵以待!”

  “是!”

  此时,宋军之中,姚雄虽说已经领着人马出来,但多年的战场也令他谨慎行事。

  他打算派出大量探子,在前线做情报勘察。

  情报勘察是大宋帝国军事学院的基础课,也是必须课,这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  姚古的参军刘丙宇却在一边,手中拿着一柄扇子,看起来是意气风发,他笑着对姚雄道:“姚帅,金贼完颜宗干便在萧水之畔,我大宋天军已然出动,兵贵神速,如若被完颜宗干发现,必然有所行动,我军突袭将功亏一篑。”

  姚雄道:“刘参军,完颜宗干速来狡诈,不可掉以轻心!”

  “姚帅,成大事者不拘小节,当年吴玠奔袭仁多保忠,岳飞绕道袭杀拜不花,皆为当机立断者!”

  姚雄当即道:“不成!前方军情千变万化,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,如若有诈,我军深入金贼地界,必有覆灭之险!”

  虽说当年岳飞和吴阶都有以骑兵出奇制胜的案例,但帝国军事学院的课堂上可是清清楚楚说过,他们在行动之前,都对前方的情报侦查得清清楚楚。

  所谓不动如山,动则若雷霆,便是形容的岳飞和吴阶军。

  陈篝在一边连连点头:“我也赞同姚帅所言,那完颜宗干也是身经百战,为何偏偏这一次将阵营放在萧水之畔,探子再多探几遍,自然是好的!”

  刘丙宇当即就有些不耐烦了,在他看来,这几个统帅,都犹犹豫豫,优柔寡断,不足以成大事。

  他是姚古派来,协助姚雄,一战全歼完颜宗干的。

  “姚帅,我认为应当机立断!”

  说完,他看了一眼姚雄身后的诸将,道:“我等可不能负了姚帅的期望!”

  他口中说的姚帅,自然不是指姚雄,而是姚古。

  姚雄因气运不佳,一直没有能得到提升,是被姚古强行提拔起来的。

  所以他的部下,大多还是姚古安插下去的。

  说到底,并非他的嫡系,而是他父亲的人。

  到了关键时刻,自然还是听从他父亲的。

  这个刘丙宇便是姚古派来的,倒不是监视,而是辅助。

  姚古终究对姚雄不放心,所以让自己的心腹前来。

  姚雄顿时心中大怒,三军之帅不能令三军,乃是奇耻大辱也!

  岂料那诸将皆道:“吾等不敢辜负姚帅重托!”

  詹度在一边骂了一句:“放屁!皆为天子分忧!”

  无人理他,姚雄忍了一口气。

  此事大军已经出发,若是争吵起来,必然军心溃散。

  为顾全大局,姚雄只好沉声道:“全军全速前进!”

  宋军骑兵内着鲜红色衣服,外披玄色铠甲,头戴凤翅盔,前排骑兵手持长枪,中间宋军军斧、斩马刀,另有盾牌,弩箭,笔刀。

  在燕山以北,三万宋军就像奔腾的洪流,快速向前方的萧水冲去。

  刘丙宇心中兴奋着,这几年,岳飞等人就像一颗颗璀璨的新星,在大宋的天穹上冉冉升起,光彩夺目。

  帝国军事学院的案例,一篇又一篇,全部岳飞、吴玠、李宝等人的案例。

  这一次,终于轮到燕云了,轮到姚古麾下!

  刘丙宇仿佛看见在自己的带领下,完颜宗干的脑袋被插在长矛,被高高举起。

  天子的御史已然来到燕云,对自己表彰,自己也名动大宋,彪炳史册。

  他偶尔回头,看了一眼斗志高昂的宋军骑兵。

  这些年轻人在天子的号召下,离开自己的故乡,北上加入保家卫国的军队。

  他们每一个人都一腔热血,将自己的青春献给华夏,以骨和血铸造坚固的防线,将金贼生生遏制在燕山以北。

  他们中最大的也不过才二十五六岁,最小的才十六七岁。

  刘丙宇深吸了一口气,内心激动万分。

  西天的残阳悬在地平线上,正在慢慢垂下,将半个苍穹都染得一片血红,血红色越发浓郁。

  空寂的平原上,看不见任何生灵,天空偶尔有几只飞鸟划过。

  不知为何,整个天地仿佛都陷入了一种极端的死静中。

  前方便是完颜宗干驻扎的萧水。

  陈篝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,因为这一路上,看不见任何金军的探子,看不见任何前哨。

  直到宋军出现在山坡上,拉出了一条常常的线。

  他们的铠甲在残阳的映照下,流动出耀眼的光辉。

  有晚风将他们凤翅盔上的红缨吹得飘舞起来。

  陈篝定眼望去,却见下面的金军营帐在萧水畔布开,偶尔有几个金军从营帐里走出来,不知在做什么。

  天地间的那种极端诡异的气氛,令陈篝心中的不祥预兆越发浓郁起来。

  但是,宋军已经来到了高坡上,集体的意志已经淹没了个人的意志。

  宋军每一个人的呼吸都加重了,体内的鲜血都变热起来。

  战斗意志空前暴涨起来。

  刀枪剑林,铁甲战马!

 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,这里都是绝佳的冲锋地,尤其是骑兵。

  下方有一大片空地,足够骑兵洪流的缓冲。

  姚雄一声令下,怒吼道:“杀!”

  宋军的前军异口同声大声道:“杀!”

  左右与后方都听到后,便随着跟着前军一起行动。

  当前军策马向下冲去的时候,陈篝心中猛地一跳,他大声喊出来:“不要!快撤!”

  但他的声音被淹没在漫天的热血的喊杀声中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御书屋书包网h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,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最新章节,回到宋朝之帝国崛起 新笔趣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